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周于峰蒋小朵全本免费阅读 > 第1357章 是老相识吗
    江同光!

    听到周于峰直呼自己领头上司的名字,杨易巧心里莫名咯噔一下,感到尤为困惑,明明江先生没有披露自己的职位,而他的任命只是通达内部的高层会议决策。

    亚太地区的业务负责,也一直都是杨易巧代理,有直接签署合作协议的权利,根本无须江同光来过手,参与任何形式的合作流程,那对方是怎么知道江先生的?

    关键听周于峰的那语气,他跟江先生彼此间,难道是旧相识?

    “江江董事长,您认识我们江先生吗?那岂不是更好,我们彼此的合作,建立在一定信任的基础上,而且我自己,可以全权负责在华的所有业务,无须汇总批复,就相当于一票否决权。”

    杨易巧侃侃而谈,这番话并无夸大,这也是导致她眼睛长在头顶的原因,不到三十岁的年龄,名校毕业,米国取得绿卡,还担任高科技公司如此高的职务。

    “叫江同光来跟我谈这笔合作,就是因为我跟他之间,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又是老相识,所以我才强调想要与他谈定相关的事宜。”

    周于峰一直在坚持要见江同光,并且将通达的价目表,递给了杨易巧。

    “可最近江先生的身体并不怎么好,京都这么冷的天,他受不了的。

    周董事长,我想我表达的诚意,您是可以感觉到的,给花都通讯提供的价格,绝对是通达的底价。

    所以呵呵呵,我们还是尽早落成合作,对双方都有益处,可以让花朵通讯快速降低成本嘛,与江先生的见面,可以之后在约的。”

    杨易巧淡然轻笑,急着想要落成协议,给自己头上增加荣誉,但对周于峰的态度,已然变得尤为尊敬,哪怕对方表现出来的态度,在嫌弃自己这个“代理”的身份。

    可人之间的交往,不就是这样,有些场合,反倒是给的好脸多了,就会被蹬鼻子上脸,给不给尊敬,是要看人下菜,不然就会变得廉价。

    “我再说明一次,我只跟江同光谈这笔合作,什么代理身份,我不认可。”

    周于峰轻敲了下桌子,显得极不耐烦。

    “好好吧,既然周董事长您一直坚持,那我就跟江先生汇报。那个如果您晚上有时间的话,能否邀请您共餐,以表对您的尊敬。”

    杨易巧微微弯腰,小声询问,鹅蛋脸前耷拉着烫卷的发丝,倒是有几分魅力。

    可周于峰只是轻摇了下头,就没再理会杨易巧了,继续翻看起桌上的文件,很明显,是提醒你该走了。

    杨易巧自觉尴尬,随之轻语了几句要离开的话,但周于峰也并未言语,只能是低着头,悻悻离开,余光狠狠撇了萧光琼和何宁一眼。

    她心里还是自傲的,至少我还可以跟你们一把手这样交谈。不过花朵集团什么风气,这位高傲的海归美女,算是深刻体验了一把

    在一把手办公室里。

    “奇志,有什么想法。”

    周于峰沉声问道,而眼下办公室里的气氛依旧严肃,没有因为外人的离开,有片刻的放松,只因一把手那张严肃的脸。

    “给其他计算机公司的供货,我们在通达的最低价上,再低一个点,以这种绝对优势来打价格战,可以让我们避免盲目降价,所引起的价格不稳定。

    关键可以让通达在打开市场的初期,就遇到棘手的价差问题,侵销的优势不在存在。”

    张奇志郑重回答。

    现在知晓通达在华地区的最低价,让花朵集团占有了绝对主动权,后续通达需要根据市场再做出价格调整时,那杨易巧这边的回馈自然会落后。

    因为花朵通讯的芯片和半导体订单,大概率已经落成生效。

    “好。”

    周于峰用力点头,稍有停顿后,感慨起来:

    “就怕有其他计算机公司到时候反水,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认为米国的芯片和半导体,就是比咱们的好。”

    虽是对柳明庆放了狠话,但周于峰心里是真的没谱,那人太过于看重对利益的追求,相比于长成,江云海那位的高度,差点意思的。

    当前华科荣微机的市场占有率,可不是虚的。

    “芯片技术应运到微机上,我们并不落后,只要不停止研发!”

    听闻一把手如此感慨,一旁的陈春言语肯定道,尤其是倪光北团队的加入,让其更加自信。

    “嗯,我也相信。”周于峰点点头,又看向张奇志,“抓紧时间拟定出具体的报价合同,我跟各位计算机负责人会面的时间,已经提上日程了。”

    “好,明天就能完成。”张奇志上前一步,胸有成竹地应道。

    周于峰露出满意的微笑,而后轻松地躺在椅子上,扫了眼屋里站的众人,打趣道:

    “这些个老同志,中午吃好喝好了吧,这么长时间没见,怎么感觉都发福了,看来咱们花朵集团的伙食还是很不错的嘛。

    尤其是浙海那边的,嗯?乾进来同志?”

    而众人一听一把手这语气,瞬间都轻松起来,气氛当即变得活跃。

    “哈哈,周厂长,这得感谢冯总管理的好呀,大小事一把抓,把总厂管理的井然有序。”

    乾进来立马上前一步,点头哈腰地说道。

    “老冯,让老乾在你手底下工作,只是不愁在一把手跟前夸赞你啊。”

    解波俊咋呼了一句,声音可不低,屋里的人都是可以听到的,瞬间引起了一阵哄笑,这个老乾啊,啥时候都是溜须拍马的这一套。

    “老乾怕是比黄老板都妖!”

    “这人,唉,败坏集团风气啊!”

    “老乾估计都成本性了,根本改不过来。”

    随之众人七嘴八舌地指责起老乾,唯独田亮亮,退至众人之后,而在他的脚底,就是乾老货特意从浙海市带来的包裹。

    “呵呵呵”周于峰无奈摇头轻笑,但还是象征性地批判起来:

    “以后别在搞厂子初期的那一套了,你们现在都什么身份地位,叫保安赶人也比这个强,乾进来,你现在可是浙海总厂的副厂长,平日里都是跟局长这一级别的人打交道,千万别搞讹人的这一套了。

    还捏了个核桃,以后要绝对杜绝这类的风气,弘扬正能量。”

    “是是是,一定注意,下不为例。”乾进来的头如拨浪鼓,态度极好。

    至于其他人,也皆是不好意思地笑起,不过说起这弘扬正能量,还要数香江的黄立兴。

    就如解波俊前段时间去香江调研市场,与黄立兴坐了坐,见他时常与嘉莉合作的导演语重心长地说起,“我们拍摄的电影,一定要弘扬正能量!”

    但他娘的,这老狐狸说这一番话时,左拥右抱的,都是年轻艳丽的女人,一看就不是干正经工作的。

    “各位,最近都怎么样?”

    随之周于峰笑着问起,让办公室里彻底热闹起来,吹嘘着各自的业绩。

    乾进来觉得时机到了,可突然一个身影从他身边匆闪过,尤其是那人怀中的包裹,多么熟悉。

    “于峰,正好老乾在浙海,就托他上来的时候,给你带了些特产,回去让小朵尝尝,都是她喜欢吃的。”

    田亮亮殷勤地说道,随之把包裹递给了一把手。

    “诶?不对劲”

    乾进来一下愣住了,瞪圆了眼睛,上前挤在一把手办公桌前,这他娘的,是我的包裹啊!

    乾进来猛地瞪向田亮亮,见他在挤眉弄眼,微微张嘴,比划着哑语:“晚上请你吃大餐”

    “我请你妈!”

    乾进来低声叫骂,紧攥着拳头,胳膊都在哆嗦着,露出一副杀猪似的痛苦表情。

    而见这一幕,人们憋笑都憋出了内伤,解波俊龇牙着,头都埋到了郝建的怀中,估摸着田亮亮是故意气这老乾的,他们两人,可是亲到穿一条裤子。

    “是嘛,诶呦,亮亮,你有心了,小朵在家里还就是念叨咱们那里的特产,呀,还有临水市的糕点,好,太好了,省的让人捎了。”

    周于峰拉开包裹瞅了一眼,连连感谢,家里的那口子,是真的嘴馋了,眼下心情自是十分舒畅。

    “我那个不是周厂长我特意去了临水你妈的田亮亮”

    乾进来探前身子趴在桌上,一把手那样称赞,更让他心里焦急,连话都说不完整,但眼下这种情况,总不好跳出来说,“这可是我送的”,这多不合适,会让一把手小瞧。

    眼下田亮亮闹这么一出,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原来,乾进来可没少在田亮亮手里“接”过东西,一扭头就去给一把手献殷勤。

    尤其是在人群中,萧光琼还大声称赞了句:“人乾叔真好,一路帮着田经理拿着包裹。”

    这话要比杀了乾老货还要难受啊,自己抱着这沉甸甸的土特产,还特意回了趟临时市,反倒是给田亮亮这孙子做贡献了。

    一张老脸上,脸颊两侧的肌肉不断抽搐着,像是中风似的。

    “嗯?老乾,你怎么了?变天真感冒了?平日里多注意保暖。你看看人家亮亮,你说你好不容易上来一趟,也不说给我捎带点,就会搞那一套遛嘴的虚话,亏你还跟我嫂子家是多年的邻居。”

    周于峰有意陶侃一句,一旁的田亮亮立即附和,“人老乾帮忙买了,算是我们两人的共同心意。”

    “那也没有老同学关系可靠呀,看看这包裹,沉甸甸的,多有心。”说着,周于峰站了起来,拍了拍田亮亮的肩膀,“行,那你们聊着,我去跟奇志落实合作协议的事,价格要赶紧定出来。”

    随后周于峰提着包裹,从乾进来身边经过,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而一把手前脚刚走,乾进来就疯了,抬手做出掐人状,扑向了田亮亮。

    “你个小兔崽子,什么时候惦记上老子包裹的,那是人干出来的事?”

    “乾叔,乾叔,别冲动,这都是你教的好,那啥,我也不是小气的人,这土特产总共花了多少钱,加上辛苦费,我给你报销。”

    田亮亮往后缩着身子,但这话更是气人。

    “滚你妈的,老子缺你这点钱,你在京都工作,经常能见到一把手,老子多久才能见上一面,没良心的东西,忘了我以前怎么带你的,就借过你一个人钱吧。”

    乾进来激动地嘶吼,紧紧拽着田亮亮不撒手,龇牙咧嘴,深恶痛绝。

    直到这时,萧光琼才反应过来,原来“误会”乾叔了,但这田经理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乾叔,献殷勤没用的,反正你也升不上去了,到头了,还不如把机会给了我。”

    田亮亮挤眉弄眼,这话逗得满屋子的人都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两人。”

    “老乾这是栽到徒弟手里了。”

    “行了,老乾,认栽吧。”

    人们纷纷调侃,这又是以后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一把手的办公室里,吵闹的厉害

    凌晨。

    避免时差,杨易巧算准江同光起床的时间,给他打去电话汇报工作,但当她提到周于峰的名字时,原本温和儒雅的声音,变得异常暴躁。

    “什么?”

    “你再说一遍?”

    “是谁?”

    江同光猛地站了起来,额头上布满了虚汗,多年前的事也浮上心头,他周于峰,怎么知道我在通达,是负责亚太地区的?

    难道都查到这里了?

    “您您跟他不是朋友吗?”杨易巧小声道。

    “他跟你具体说些什么了?你一字不落地告诉我!”江同光激动地吼叫道。

    “好好的。”杨易巧慌忙应着,她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情绪失控的江先生,随之蹙眉说起:

    “跟花朵集团商谈的很顺利,周董事长也非常愿意跟我们通达合作,可关键是,他有意强调,只跟您签订相关的合作协议。

    我当时也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您是亚太地区的总负责人,有关您的消息,我从未有任何透露的,而且在文件中也不披露。”

    这番话之后,江同光沉默下来,无论是冰箱还是收录机,都在周于峰的手里栽了跟头,尤其是收录机,赔的血本无归,甚至让沈佑明断送了。

    这一次,可是通达未来几十年的布局!

    “杨易巧!”

    突然,江同光高吼杨易巧的名字,令其猛地一哆嗦,差点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