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致富佳妻:重生续前缘 > 第1316章 母子谈心
    山越和陈水玉并没有多待,喝了茶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陈水玉不怎么放心女儿,悄悄去了隔壁房间。

    只见女儿沉沉睡着,恬静而美丽,宛若一个可爱精致的洋娃娃。

    陈水玉看着看着,不自觉叹了一口气,转而悄悄退出去,关上房门。

    一会儿后,然然推开房门,一边擦着湿哒哒的头发,一边往前方父母亲的房门凑过去。

    倏地,隐约的杂乱欢呼声在小虎子房间传入他耳里!

    程焕然脚步一顿,退回去两步敲门。

    可能是敲门声太小,没人来开门。

    他干脆改敲为拍,总算等来了开门的薛扬。

    薛扬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小虎子则手里捏着游戏遥控机,一边肆无忌惮嚼着口香糖。

    “然然哥!快来!我们一起玩啊!人多热闹!”他喊道。

    程焕然淡声:“玩什么玩?玩归玩,吵哄哄的可不行。幸亏是隔音效果好,不然整座园子都听到你们的鬼哭嚎叫!”

    小虎子吐了吐舌头。

    薛扬则扯了一个尴尬讨好笑容。

    程焕然白了弟弟一眼,转而对小虎子道:“已经十点多了,都别搞太晚。你们别太吵了,让爸爸发现,估计什么都玩不了。”

    小虎子撇撇嘴:“好啦好啦!”

    薛扬压低嗓音:“遵命遵命!”

    程焕然将门拉上,继续往前走。

    绕过回廊,发现外公和小欣仍在廊下下棋,一老一少都异常安静,小欣的手里还抱着半个西瓜,有一下没一下勺上一口。

    程焕然放缓脚步,低声:“还下棋来着?时间不早了啊。”

    薛爸爸抬头笑呵呵:“要不要来一盘?”

    “不了。”程焕然拍了拍少女的肩膀,“我现在压根不是小欣的对手,几下就把我给打趴了。”

    小欣咯咯笑了,勺了一块儿大西瓜喂他。

    程焕然俯下吃了,揉了揉妹妹的发丝。

    “西瓜是良性水果,晚上不能多吃。”

    小欣嘟嘴:“我哪有吃那么多!这是小哥吃剩给我的!他吃了不止一半儿呢!”

    程焕然宠溺低笑,温声:“那再给大哥一块儿,其他归你。”

    小欣调皮皱了皱鼻子,随后勺多一块儿大的喂他。

    程焕然吃下,咕哝:“乖~明儿大哥请你们吃午饭。”

    小欣嘻嘻笑了,“谢谢大哥!”

    程焕然站直身板,道:“我去找爸爸妈妈聊话。外公,你们都别太晚睡啊!”

    “知道了知道了。”薛爸爸一边看着棋盘,迷糊应声。

    小欣悠哉等着外公,晃着小脚丫看着大哥离开的挺拔高大背影,忍不住嘀咕:“越来越觉得大哥太像爸爸~”

    “可不是嘛!”薛爸爸憋笑:“跟你爸简直一模一样!尤其那副唠叨人的模样!”

    “嘻嘻!”小欣嘿嘿笑了。

    程焕然经过两拨人,才总算来到前院的主卧室。

    他敲门。

    “进来!”薛凌喊。

    程焕然探头进去,打招呼:“爸!妈!”

    “嗯。”程天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薛凌在阳台对他招手,喊:“过来!陪妈坐一会儿!”

    程焕然擦着发丝,一边往外走:“刚才我在洗澡,一接到电话就过来了,头发还来不及吹干呢!”

    “外头风大。”薛凌笑道:“你的头发短,很快就能干的。”

    程焕然凑了过去,坐在薛凌的身侧。

    “妈~最近我好像胖了!”

    薛凌面无表情:“我更担心这个问题,好不好?我昨天称了,又胖了半斤。”

    程焕然哈哈笑了,道:“你胖点儿没关系,大妈级别了,谁还能像你这般好身材!上回我舍友看到你的照片,还问我这是不是我姐姐呢!”

    “哟!”薛凌笑问:“那你怎么回答?”

    “我直接说是!”程焕然答。

    薛凌笑了笑,搂住他的胳膊。

    “最近不像是胖了,倒像是壮了。这肌肉,这模样——挺不赖的!”

    程焕然解释:“学校地方大,每天奔波来去上课,搞社团活动,偶尔真的得靠跑,不然赶不上。早上匆匆出门,晚上回宿舍都是快熄灯的时候,压根没时间锻炼。幸亏跑得够多,也用不着锻炼了。”

    “挺好的呀!”薛凌大笑。

    程焕然反手搂住她的肩膀,问:“妈,你这么晚找我,是不是想支援我一点儿零花钱呀?明天我们要出门玩,估计又得钱包大出血呀!万分感谢!”

    薛凌低笑:“这个可以有。不过,今晚找你是有其他事。”

    “什么事?”程焕然问。

    薛凌挑了挑眉,问:“你最近恋爱没?有喜欢的女孩了吧?”

    “没啊!”程焕然苦笑:“太忙了,连心动的时间都没有。上次学生会的师兄说我们整天忙成狗,以后恐怕只能当单身狗!上回还有一个师兄被甩了,女友骂他一点儿也不在乎他,跟他谈恋爱连吃个饭都是匆匆忙忙,他不是去做实验的路上,就是赶着去做实验。我们学医的,一个个忙得连恋爱陪女友的时间都没有,别说追女孩子啊!”

    薛凌低笑:“没事,我儿子不缺女孩子喜欢,应该不用追,等着被倒追就行。”

    程焕然大笑,脑袋依偎在她的肩上。

    “只有妈妈才会觉得自己的儿子什么都是最好,什么都是最棒的。世上的妈妈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不可能吧?”薛凌笑答:“不过我是这样的妈妈,无需置疑。”

    程焕然附和点头:“definitely!”

    薛凌望着楼下暗沉的夜色,低声将山越和陈水玉的担忧说了。

    “不会吧?!”程焕然瞪眼惊呼:“我——我可没那样的心思!妈,悠悠以前是我们的邻居,也算是青梅竹马的妹妹。我对她只有疼爱,可没有其他哦!真的没有!我没表现得要追求她的意思,一点儿也没有哎!她肯定是误会什么了吧?肯定是!”

    薛凌微微一笑,低声:“我知道你没有。你且不要紧张,听我好好说完。”

    “那个——”程焕然忐忑问:“山越伯父和阿姨都误会了吧?”

    “没。”薛凌摇头:“他们都没误会,只是他们很担心悠悠,怕她的病情好不容易刚刚好转,回头又失恋……担心病情反复折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