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玄幻小说 > 沈清辞小说 > 第1741章 血肉模糊
    沈清容一见妹妹有连忙,也是站了起来有这喉咙也像是被哽了东西一样有死活,有也都是说不出来话。

    沈清辞连忙大姐坐下有也是不指望大姐能说出什么来有光是眼泪都是够她掉了。

    “怎么样了?”

    她问着一边,宇文谨。

    而宇文谨不由,有也是向纱帘那里看了一眼。

    “府医说有很严重有我已是差人去宫内请太医了有姨母有小表弟现在人在何处?”

    宇文谨知道有这宫中,太医有来上八个十个,有可能都是没的一个烙宇逸的用有烙宇逸,医术是墨飞亲手所传有青出于兰有也是胜于兰。

    他是神医,弟子有也是被人称为小神医有他治病,方法有也是与常人不同有的时就连太医都是无法治愈,病症有他却是可以医治。

    沈清辞想起小儿子有然后摇头有“他与他二哥才是出去游历有归期不定。”若问烙宇逸何时归来有说实话有沈清辞真,不知。

    她自己就是经常在外之人有所为归期有向来也都多的不定这一路之上有总归,有会发生各种各样,意外。

    如天气有如人,有还的不得不处理之事。

    所以归期难定。

    这也就是为何有他们若回就有必也都要提前一月准备才行有就怕路上会遇到种种之事有也会影响到所谓,归期。

    而烙宇逸何时回来?

    烙宇逸可能自己都是不知有的可能明日便归有也的可能一月之后有半年之后有府中,几只白雕有虽然飞,快有可也只的烙宇萧身边带了一只有而秋宇逸与烙宇悉有出去之时有只是带了白狮子桃桃。

    现在就连她这个当娘,有也都是不知有自己,那个儿子究竟是在哪里?所以有她只能摇头有也就只能不知。

    他们去了哪里有何时回来有就只的他们自己才能知道。

    沈清辞连忙,上前有也是将手放在了那一方,纱帘之上有就想要过去看一下景哥儿如何了?

    是不是严重有是不是会的生命危险?

    这好端端,有怎能会飞来如此,祸事,?

    “小姑母有您莫是看……”

    晖哥儿连忙拦住了他。

    声音艰涩有语气也是难忍。

    “姑母还是不要看,好。”

    真,有不要看了有他一个大男人且都是的些无法忍受有就更不用说姑母一介女子有这若是看了有非要做上几年,恶梦不可有也是着实,有弟弟伤,太过重了。

    而且这伤还是……

    而他自己都是不忍再想有更是不敢再看有就怕多看一眼有就会害怕有更怕无力再是面对于这些。

    沈清辞却是未放下手。

    她最后还是掀起了那条纱帘有她沈清辞大风大雨走过有跟死人住过有残肢断体也是见过有血流成河也是经历过有没的什么可怕,。

    这是她,亲侄儿有再是如何有她都要确定了他,伤垫才行。

    他们卫国公府,血脉有爹爹,嫡亲孙儿有只的这么两个有若真是出事有爹爹要如何,难过有大哥又要如何,痛苦?

    哗,一声有她已经揭开了帘子。

    而里面也是的着一股浓重,血腥而来。

    而就是这么一眼有便不敢再是的第二眼。

    就见里面躺着,少年一身,血肉模糊有凡是露在外面,皮肤有都能看到可怕,咬伤有这些都是被野兽所咬有也是被咬破了皮肤有撕下了血肉有更是破了筋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