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玄幻小说 > 御天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给我一个解释
    以雷云党之全力,结紫薇门之欢心!

    金鹏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昂首挺胸,大义凛然,脸上露出无比骄傲的神色。

    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一时之间,这山峰之下,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

    下一刻,他意气风发,手指楚言,大声道:“至于他,我们不仅不能和他有太多接触,更要和他划清界限。

    最好是可以代紫薇门出手,将他狠狠教训一番,为紫薇门出气!

    如此一来,之后要是出现什么冲突,紫薇门也会想到今日之事,到时候网开一面。

    要想让紫薇门放过我们,我们怎么能逆着他们行事?

    更何况,这楚言境界也不高,不过就是天心境一重大成,这次仙府秘境之行,他也不可能帮得上我们什么忙。

    把他带进去,不仅暴露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到时候还可能给我们惹来麻烦。

    我看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把他拿下。

    等到我们从仙府秘境归来之后,抓着他,带上我们在秘境中所得,一起献给紫薇门,求得他们的谅解。”

    金鹏的语调时而高亢,时而激昂,仿佛是演说一般,手指着楚言,却是丝毫没有放下来过。

    整个山峰,此时因为他突然的表态,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肖秦等人都惊呆了,一时之间,都没能反应过来该如何应对。

    而金鹏此刻话音落下,就要主动出手,将楚言给制服,好好表现一番。

    但是他体内灵气才要运转,猛然之间,就感觉到一股剧痛,如钢针穿脑,如滚油浇头,刹那之间,让他疼得两眼一黑,口中发出凄厉哀嚎,当即抱着脑袋滚在地上。

    在场其他人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顿时之间,就看到金鹏在地上滚来滚去。

    众人目光又是惊恐又是震撼,不知道这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

    肖秦和孙谋一眨眼,目光齐齐朝楚言投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见到楚言猛然一抖手中那古怪长剑。

    杀意盈野!

    “楚师弟,不可!”肖秦大惊失色,急忙喊道。

    唰!

    楚言已经一步迈出,来到金鹏面前,剑芒一闪,斩在对方身上。

    金鹏的身上,当即浮现出来一层光膜,将他护在其中。

    “你、你……”金鹏又惊又怒,没想到楚言竟然敢公然对他下手。

    同时他又心中庆幸,自己拥有护符,不然这一剑,绝对会被楚言斩中。

    但是他心中的庆幸,还没有来得及持续多久。

    下一刻,咔嚓,砰,那光膜猛地颤抖一下,顿时就炸开。

    剑芒裹挟着冰霜冻气,唰的一下,就将他拦腰斩成两截。

    楚言左手一抓,将金鹏上半身吸到手中,如死狗一般拎着,另一只手再挥出一剑。

    迎风寒霜卷过,金鹏的下半身,直接被裹成一团血浆,涌向了山下。

    楚言整个动作,狠辣熟练,行云流水。

    完事之后,撑开蕴水罩,将这山顶众人笼罩其中,抬剑指向肖秦,不给对方率先开口的机会,冷冷道:“给我一个这不是你们商量好的理由。”

    “我……”肖秦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楚言的意思,顿时露出了浓浓苦笑。

    曹静、隋飞、杨玉燕和陈磊,此刻都还沉浸在刚刚震撼的感觉中,没有回过神来。

    要怎么解释金鹏不是自己授意的,那真是太难了。

    肖秦这一刻,心里真是恨死金鹏了。

    对方的父亲,是门中一位长老,如果不是这层关系,以金鹏的天资,也不会在雷云党中受到现如今的待遇。

    但是谁能想到,在这关键时刻,金鹏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几乎将肖秦之前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不仅如此,现在造成了肖秦之前最担心的事情:引来楚言的恶感和怀疑。

    “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楚言冷冷。

    此事关系他的性命,楚言自然不会怠慢。

    “一!”

    现场的气氛,顿时接近冰点。

    蕴水罩的表面,也开始结出冰霜,发出咔嚓咔嚓细碎的声响。

    “二!”

    楚言的眸中,锐利的神光开始凝聚。

    “我来说吧。”孙谋这个时候开口了。

    他往前一步,对楚言温声道:“楚师弟,能否借一步说话。”

    “你来这边。”楚言目光虽然落在孙谋身上,但是神识却是笼罩着在场每一个人。

    并且这一点楚言没有丝毫掩饰!

    他就是要让这些人都知道,在自己的神识面前,现场没有谁可以耍花招。

    这股神识,让肖秦脸色连连变化。

    曹静等人,更是感觉犹如针芒在背。

    隋飞、杨玉燕和陈磊,甚至脸色泛白,摇摇欲坠,几乎不能承受楚言神识的重压。

    他们这个时候才真切感受到,楚言之前敢和云霄战将叫板,是有真正实力的!

    孙谋朝肖秦点点头,走到楚言面前,抬手布下一层阵法,阻挡外人视线,也可以阻隔声音。

    然后他又询问楚言,可不可以在先不杀死金鹏的情况下,让其听不到两人接下来的谈话。

    楚言面无表情,灵气射出,封住金鹏所有感知和神识。

    孙谋叹了口气,解释道:“这件事情,只有肖师兄知道,我暂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见楚言眼中的耐心渐渐消失,他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然后开始——脱衣服。

    片刻之后,当楚言见到孙谋那从右边锁骨,延伸到左腰,几乎将他撕成两半的伤口,再听到孙谋详细解释起这伤口来历的时候,楚言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一些之前自己得到的信息,自己的推测,和孙谋此时的讲述,部分重合、部分互相补充、印证了起来。

    大约只是一刻钟的时间,这层阵法就被撤去了。

    孙谋自然早在这之前,就穿好了自己那一身白色的法袍。

    阵法撤去后,见到孙谋和楚言一同走出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有了明显的缓和。

    顿时之间,内心忐忑的众人,也顿时松了口气。

    孙谋朝肖秦投去一个眼神,肖秦会意,朝楚言拱拱手:“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让楚师弟你产生误会,还请你不要见怪。”

    天心境三重的上师,面对此时表现出来的,仅仅是天心境一重的楚言如此诚挚表达歉意,绝对可以说是极为惊人的事情了。